当前位置:主页 > 百乐门娱乐平台官网 >
百乐门娱乐平台官网

其实确实是如此孙坚是被吕布一戟就扎在了左胸

来源:百乐门娱乐平台_百乐门娱乐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:2019-01-20
内容摘要:孙坚坚定地说道:如今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块死!你们都因我而死,我孙文台岂能苟且偷生?独活于世? 四人听后是心里直
 孙坚坚定地说道:“如今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块死!你们都因我而死,我孙文台岂能苟且偷生?独活于世?”
 
    四人听后是心里直摇头,心说主公就是如此之人啊。可是不就因为如此,自己几人才都是死心踏地地追随着主公吗,直到如今。
 
    吕布之前的话那可真不是假的,如今还真是谁都走不了了,孙坚他们三人是每个人身上都是倍感压力啊。几人心说了,难道这个就是“天下第一”武将的威势吗,实在是太强了,不是自己这三个人所能对付得了的啊。
 
    孙坚、黄盖还有祖茂,他们三个人的组合,明显是比不上人家刘备、太史慈、崔安还有张飞四人的组合。而对付刘备他们,吕布更多的也只能是借势,借一方来对付另外的一方,最后却还是被他们四人给逼退了。但是如今对付孙坚他们三人,可以说吕布根本就不用如此,而且三人还是忙乎地不行。这时候是一招不慎,就可能被吕布给伤到了。
 
    其实他们却还不知,如此都是吕布手下留情了的原因,要不黄盖和祖茂他们两个就算是不死,但是也绝对得受重伤的。所以其实更多的则是吕布向着孙坚那边儿去招呼,而黄盖和祖茂的压力就相对是少了点儿。而且如今更是已将在慢慢地减少了,此消彼长,他两人这边儿是慢慢在减少,而孙坚那边儿却是慢慢地在增加啊。
 
    而孙坚一上来就使上了他家传的古风刀法,他也知道吕布当然不是善茬了,所以不动用绝招,不动用看家本领肯定是不行了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和吕布的差距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古风刀法就能弥补过来的,再说了吕布的戟法那是随随便便的吗,明显也不是啊。
 
    但是所谓是“万变不离其宗”吧,其实吕布的戟法,基本上还是那些基础的招式所变化衍生出来的。比如说基础中的黑龙入洞、青龙低头、青龙抬头、黄龙占杆、青龙献爪等等招式吧,简单的一招就能变成更深的几招,这就是吕布所自创的戟法,名叫噬龙戟法。听听这个名儿,噬龙戟法,那意思就是,就算是龙,也都能给它吞噬下去。当然也能看得出来,这是专门主攻击的戟法,而吕布他也确实是不怎么需要如何去防御。
 
    和吕布战在一起的人,要说真需要去防御的是对方,而不是他吕布吕奉先啊。
 
    吕布此事却是一戟横扫向孙坚,孙坚是急忙拨马后退,堪堪躲过了这一次吕布的攻击。要说吕布出戟的速度确实是够快,如果不是孙坚他早有防备,而且他马术还不错的话,可能刚才的一下就负伤了。
 
    孙坚是赶紧展开了反击,说实话,他的古锭刀没有人家吕布的那方天画戟长,所以其实算是吃了大亏的。但是这个却没有办法啊,人家总不能让你再换个长点儿的兵器再来战斗吧。再说孙坚从来都是用他的古锭刀的,要真是用了大刀的话,那武艺还真就不如他用古锭刀呢。
 
    结果是刚过了十五个回合,孙坚就已经是支持不住了。没办法,吕布今ri就是要置他于死地的,就这还有黄盖和祖茂两人在呢,要是没有他们两个,孙坚估计是更得吃力了,而早就该感到要不行了。
 
    孙坚算是看出来了,吕布这就是想要了自己的命啊,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,但是他还是说道:“吕布,吕奉先,我孙文台今ri知道是不能善了了!但是我却希望我的四个属下,还有如今还剩下的那些士卒,你能把他们放走,而我孙文台就一人留下来战你!”
 
    吕布听后是仰天大笑: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!好,好啊,就依你所言又如何!所有人都给我停手,不要再打了,文远,让他们都走吧!”
 
    吕布笑着的时候已经是不再和孙坚他们打了,而孙坚几人却也是利用这个时间好好地缓解了一下。
 
    孙坚其实也同时大声地说道:“所有人都停手,停下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张辽当然也是停了手,然后应了声诺,对并州军的士卒说道:“主公有令,放他们走!”
 
    吕布发话的时候,并州军其实早就停止了攻击,而孙坚一说完话,长沙兵自然也都是停了下来。众人此时都是直直地看着自己的主公,等待两人最终的命令。
 
    看来两方的士卒确实都不错啊,令行禁止做得不错,自己主公一声令下,是马上就能停下来,就这么一下就不是谁都能比得了的。
 
    吕布点点头,看了眼孙坚他们,于是说道:“让长沙兵还有四位离开!”
 
    并州军的士卒赶紧带马,前面的都让开了一条道,让长沙兵过去。
 
    程普说道:“主公,这……”
 
    程普想说,难道主公你不离开吗?
 
    难道孙坚他不想走吗,当然不是,但是他知道,今ri这里谁都能走,却唯独自己不能走。所以死自己一个,但是却让这么多人离开,值得,值得啊!
 
    祖茂大声说道:“我等与主公誓死与共!”
 
    程普、黄盖和韩当也如此说道:“与主公誓死与共!”
 
    “愿与主公誓死与共!”
 
    长沙兵全都对着孙坚,然后半跪在地上。吕布、张辽,还有并州军的士卒相信,只要此时孙坚一声令下,相信四将还有长沙兵绝对会和自己等人拼了老命。
 
    孙坚此时却是欣慰地一笑,大声地道:“各位,我孙坚孙文台对不住你们啊!”
 
    顿了顿,他继续说道:“想我从长沙起兵两万五千人,奔赴雒阳,参加诸侯会盟。可谁又能想到,最后却居然只带回来区区五千人,而如今却已是又不足五千人了!虽然其中是有小人算计,但是这又何尝不是我的判断失误?而我孙文台是愧对大汉、愧对大家、更愧对在长沙城亲自送你们出征的亲人啊!我还有何面目回长沙,还有何面目去见你们的亲人,我孙文台是有愧于大家啊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四将齐声喊道。
 
    “德谋、公覆、义公和大荣,你们四个追随我多年,而我不但是没能实现当初的理想,与各位共创一番大业,反而倒是连累了四位如此!坚的心中有愧啊,所以今ri坚不会离开,但是你们必须离去!”
 
    说完,孙坚也不管他们了,直接就对吕布说道:“来吧,让我再见识一下五原吕布吕奉先的厉害!”
 
    “好!五原吕布!”
 
    “吴郡孙坚!”
 
    两人是摆开了架势,拉开了距离,孙坚笑道:“我们就一招定胜负吧!”
 
    “好,正有此意!”
 
    说完,吕布身上的气势正在不断地上升着,然后战意等等反正都是在攀升着,而孙坚亦是如此,但是却不得不说,确实是吕布的气势更强,这个比不了人家。
 
    听说要一招决胜负了,有些人都不敢看了,当然是孙坚这边儿的长沙兵中的人了。而程普他们可都不敢拦着,知道自己主公是报了必死的决心来此一战的。他们可都知道自己主公的脾气秉xing,根本就不是谁能拦得住的。再说了,吕布也不会放过自己主公的。
 
    所以四人这次都没有说什么,也没什么动作,他们知道自己主公的选择,也尊重自己主公的选择,虽然他们也不认为自己主公能胜过吕布,但是却还是都抱着一丝侥幸去看着这最后一招的对决。(未完待续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三四一章 阳城山孙坚殒命(完)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
 
    一声大喝,孙坚此时已经把他自己的气势提升到了最顶端,然后带马舞刀便奔向了吕布。而这时他知道,这就是自己这辈子最强的一刀了,没有之一,自己却是在此时突破了。虽然刚突破到了一流上等的武艺水平,但是却也不是之前自己那一流下等武艺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可是如此就能胜过吕布吗?吕布他当然也看到了孙坚的突破,不过他对此却也只是微笑了一下,然后便一带赤兔马的缰绳,随即就迎向了孙坚,而他的手上好像却没有什么招式动作。
 
    两马相遇,就只一招,决出了胜负!最后的结果,孙坚的古锭刀是砍在了吕布的肩上,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却是一动不动。而吕布方天画戟的尖刃则直接扎进了孙坚的左胸,孙坚的嘴角流着鲜血,而吕布却也没乱动,暂时也是保持着如此的姿势。
 
    一招毕,孙坚,重伤!而吕布,轻伤!
 
    “主公!”
 
    四将是异口同声地喊道,虽然看着吕布和自己主公两人都在那儿不动了,但是他们却都知道,自己主公此时怕是已经要不行了。左胸,心的部位被画戟扎到了还能好吗?
 
    其实确实是如此,孙坚是被吕布一戟就扎在了左胸的心脏处,可以说他已经是受到重创了,如今也就只剩下了一口气儿,要不是他还有最后的遗言还没交待,他可能就这么过去了。
 
    吕布撤戟,而孙坚他是直接就从花鬃马上栽了下来,而四将赶紧去把他给从地上扶了起来。说好了就一招决胜负,所以吕布他当然就不会出第二招。但是他却也没有把画戟就这么扎在人身体中的习惯,所以他就拔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程普叫道。
 
    孙坚早就知道自己要不行了。于是就用着他最后的一口气儿虚弱费力地说道:“你们,追,随,我,多年,虽,为,从属,实则,兄弟。也!我,死,之后,望,兄弟。们,能。照顾。策,儿!我,死,也瞑……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
 
    “主公啊!”
 
    最后那个目字还没有说出来,孙坚就断了气儿了。四人此时是大叫着,不过孙坚却再也是听不见了。程普一闭眼。而黄盖泪水则流了下来,韩当是用手让孙坚的眼睛闭合上了,至于祖茂他就想拿着双刀找吕布拼命。但是他刚拿起来,就忍住了。因为这时候是不忍不行啊,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”,他也知道今日自己冲动的下场,那么今后自己就再也没机会给自己主公报仇了。
 
    程普和黄盖把孙坚的尸体抬到了花鬃马上安放好,而韩当他捡起了孙坚掉落在地的古锭刀,至于祖茂,他则是牵着花鬃马。
 
    此时的祖茂对赤兔马上的吕布说道:“今日之仇,他日必报!此时你要是杀了我们的话,还来得及!”
 
   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张辽一听到祖茂这话,他心说,还真是“人不可貌相”啊,古人诚不我欺。看着这四个人里面,就属这个叫祖茂的长得最憨厚老实,看着好像是没什么心计的。但实则不然啊,就冲他这么两句话,他也不可能是一点儿心计都没有的人。
 
    别人可能还不太了解吕布其人,但是他张辽确实可以说是相当了解他了。要说对吕布来说,别说他都已经答应孙坚了要放他属下和士卒走的,就算他之前没答应过这事儿,如今祖茂这么一说,吕布他就会把他们都给放了。